交流园地
咨询热线:027-87557396/97

027-87559060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上午08:30-12:00
下午 14:00-17:30(冬令时)
         14:30-18:00(夏令时)
周六 9:00-12:00
当前位置:

赴日游学感想

 

(华中科技大学饶渝泽)

对于我来说,在一个地方待久了,时间会因此变得飞逝,如果想让对时间的感官变得缓慢下来,换一种生活方式是极佳的选择,而出游正是众多选择中最直接最有效的。13天的日本之旅,说起来不算长,但是一路满满的安排却给人一种错觉,时间过的很慢,与其说是在单纯地旅游,不如说是在体验,在比较,在感悟。
       
不论是在东京的早稻田大学、东京大学,还是在京都的同志社大学,毫无例外,每所学校都有一个主题色调,早稻田是米黄色、东大是黄褐色,同志社是砖红色,尽管历史都很悠久,但建筑风格均以西式为主,少有和式。鉴于大学是近代才有的产物,从其建筑风格中可以解读出日本择强者而学习的精神。在同志社大学的食堂吃了4天的饭,直到最后一天才注意到结算单的最后一栏列明了餐食包含的三大营养含量和参考值,以方便比照、调整摄入的食物。当时不免有些惊讶,在饮食上都可以将健康做到如此细致,想必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再联想到每天在街道上随处可见跑步锻炼的情景,隐隐觉得中日青少年体质的反差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在回国的班机上,俯瞰夜空中的地面,城市灯火非常密集,以至于将街道走向清晰地展现出来。日本城市的便捷就如同不夜城的含义一样,覆盖面相当广阔的全家、seven-eleven便利店和各式的自动贩售机24小时营业,随时随地都可以很方便地享受到饮食、接触到生活必需品。另外,说到便捷就不得不提及东京的轨道交通,以前单纯以为东京的轨道交通就是东京地铁,实地一看才发现是以地上铁网络为主,分属各个不同的公司。这一张交通网的分布之密集,由环形线、辐射线共同构成,如同蜘蛛网一般将各个地区无缝连起。尽管每条线路的表识方法与国际接轨,以颜色和数字区分,但是对于初来乍到的游客来说,即便是拿着运行线路图也会觉得脑袋大,需要费点周折搞清换乘——日本人的交通逻辑有时候还是要转个弯理解。
       
同样的一条线路,通常会按照运行速度将列车分为若干等级,以JR线为例,最快的是快速急行,仅停靠大的车站;最慢的是区间车,各站皆停。车厢的显示屏均会标注距离剩余站的时间和延误的信息,有次心血来潮对了一下手表,列车运行时间并不是严格与显示屏显示的一致,但是一定会比标注的时间早到,种种细节都体现了对于时间的把握,虽然没有精确到秒级,一样让人印象深刻。当然,行车礼仪也是日本交通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除了设置有专门的女性车厢、博爱座以外,在车厢中手机还须调制成静音,切不可以接听,如果是在博爱座附近就坐或者站立则一定要关机,这种人文关怀透露出强烈的公共意识和尊重他人免遭自身行为影响的权力。车门一开启,听到的是鞋底踏击地面的声音;车门一闭入耳的则是车轮运行的摩擦声。
        
在朝日啤酒厂展示馆,馆员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挥手致意,直到大巴驶出厂区才返回馆内,在酒店亦是如此,大堂经理一定会目送车队离开,过一段时间才折返大堂。虽然在滨明湖过夜的时候,领队们一再强调不要落下东西,因为第二天就转移到京都了,不幸的是还是有人丢了东西,甚至直到滨明湖温泉酒店把东西邮寄到京都下榻的地方才有人意识,原来真的丢了东西。小到一枚10日元(折合RMB0.6元)硬币,大到一包零食都按照房间号分开地邮寄。这些物品价值都算不上大,甚至连邮费都不及,但是别人还是打了电话给团队负责人问询处理意见。在细节的处理上,日本人想的确实很周到。
       
在横滨港的日本海上保安厅展示馆,我问询工作人员外国人可否入内参观。虽然那位大爷并不懂英语,但依然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并回应“OK!”。我一转身,印有日、英、中、韩语的欢迎墙展示在面前,看来有些多虑了。展示馆不大,展出内容是2001年日本海保船在中国东海击沉的一艘朝鲜船只,斑驳的铁壳已经被卸开用以展示内部结构,并列出了打捞上来的武器及通讯系统,荧幕上反复播放整个追逐交火过程,用以证明当时这艘船只的非法嫌疑和日方行为的正义性(展出资料并未提及沉船的打捞是在中国海监监督下完成的)。馆内还设有日本海保厅的纪念品销售柜台。抛开展出的内容,单纯以宣传手段来看,纪念品的吉祥物是在给日本国民营造一种亲民形象,而展出缴获的武器则是表明它保卫海洋国土的能力。中日在钓鱼岛是有领土争端的,而日本海保厅正是中国海警需要面对的对手。从这样的对手身上是不是也可以学习一下,主动使用各种舆论宣传,及时亮剑,给国民以信心和底气,同时也是做给对手看。
       
既然是游学,必然会有课程学习这一环节,同志社大学的4天学习先后安排了英语授课的论文写作、大学教育探讨、东亚环保问题与合作,授课的老师来自旅日的美国人和土耳其人。有点小惊讶,居然大致听得懂外教所说的话,当然,他们在语速上是迁就了我们。稍微不适应的倒是中午只有1小时的进餐时间,来不及休息,而一节课就是2.5小时不停顿地上,多少会有些累。在大学教育探讨的课程上,起初是就题目“What will you defend to death”在发言,不知何故,教授突然一转话题问我们对于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意见,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不设立场,可是他在日本工作生活多年并且娶的就是日本老婆,这个强调太牵强了。教授说神社中供奉的是誓死保卫国家的人,保卫国家的人有错吗。他这样一说正好切入了讨论的主题,前面有同学说将誓死捍卫国家的发言成了他的佐证,不仅如此,他还非常善于循循善诱地引入新的问题。比如有同学说对于参拜感到愤怒,并举例南京大屠杀作为日本暴行的例子,教授马上反问当年美军无差别轰炸日本本土也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美国人并没有道歉。教授还追问道如果日本道歉了,是不是真的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如果涉及到赔偿,那么要赔多少陪到什么时候才算结束呢。很多同学针锋相对地回答,后来我也拿到话筒发了言。我说的很简短,意思主要有两点:一是这次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美国驻日本大使馆立马使用了措辞失望,言外之意就是美国政府对日本很不满,作为盟友你们都不满了,更何况是非盟友的中国;二是刚才很多提问的答案其实都有现成的,只需要比较一下德国和日本二战后的表现就很明显了,你是搞历史的,应该比我们要清楚。下课后,团队的领队跟大家说不要很在意,老外就是这样,课堂上非常开放,什么样的问题都会拿出来讨论并且不忌讳敏感话题。经过这次课后,个人觉得两国交往,民间对民间的往来有时候就是官方间的补充。有时候官方不方便,民间完全可以冲上去。
        
这一路上,整个游学团一共聚餐两次,分别是在滨明湖和京都平安酒店,每次都是high爆全场。滨明湖的聚餐以海鲜为主,大家都身着浴袍进餐,场面蔚为壮观;平安酒店是离日前的结业晚宴,大家被分为12个组分别才艺展示,边吃边玩。现场的日本服务生有的面露出不悦,日本人在公共场合吃饭都是很拘谨的,中国人则是人越多越热闹,而且一吃就是好几个小时。一旁的我们当然管不了那么多,13天行程积累的情绪当然要宣泄出来。
       
这一路上,遇到过不友好的日本人,也遇到了主动打招呼的日本人,有一次在公共浴室洗完澡后穿衣服,一个老头马上过来用英语问China?我们点头后,立马很高兴地用撇脚英语介绍自己去过中国的北京、上海、在深圳的日本人学校教了3年书,中国人很友好,如果我们不介意,在东京他可以带着我们转。
        
作为中国的近邻,日本曾经对于表示出强硬的中国评价是邻居可以选,邻国不能选,看到日本人在很多方面的细节处理,用可怕一次来形容并不为过,或许这句话让中国来评价日本更为贴切些。日本作为一个认强不认弱,认真不认假的民族,中国仍要努力去学习它、超越它,只有这样才能在历史问题、现实问题上有真正的主动权。


上一篇:东京记忆 下一篇:近距离的日本,不一样的东京